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葡萄牙行走里斯本

2022-12-01 19:39:48 228

摘要:从罗卡角返回 里斯本 ,我来到特茹河畔,她是 伊比利亚半岛 第一大河,穿过 西班牙 和 葡萄牙 的首都,在这里流入大西洋。河边矗立着16世纪的贝伦塔,这个将近500岁的堡垒, 天台 上的炮楼长得像胡椒瓶,巨大的矩形天窗是哥特式的,城堡的边角...

从罗卡角返回 里斯本 ,我来到特茹河畔,她是 伊比利亚半岛 第一大河,穿过 西班牙 和 葡萄牙 的首都,在这里流入大西洋。


河边矗立着16世纪的贝伦塔,这个将近500岁的堡垒, 天台 上的炮楼长得像胡椒瓶,巨大的矩形天窗是哥特式的,城堡的边角四周上还爬着 狮子 绳锚之类的装饰,以显示黄金时代的声威。

它原本是镇守港口的炮楼,后来陆续成了海关,电报站, 灯塔 ,甚至监狱和地牢等等,如今,它虽然老态龙钟,仍然忠心耿耿的守卫着 里斯本 的城,露出里一种里斯本世界遗产的骄傲。

贝伦塔门前的草坪空地上阳光灿烂,不知是什么名人政要来访当地,正在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,身着戎装的军乐队神采奕奕,骑着马变换着各种队形,在威风凛凛阵势中,在嘹亮雄壮的号角声中,再现了五百年前皇家出行的盛况,精神抖擞军乐队映衬着古老风残的贝伦塔,显示着一种 葡萄牙 曾经的显赫辉煌。

1960年建成的“航海大发现纪念碑”如巨轮出海,是为 了纪念航海业奠基人恩里克王子诞辰500周年,上面有十字架和宝剑,象征着 葡萄牙 人征服世界的两大法宝----信仰和武力。

有趣的是,河对岸隐隐浮现的基督巨像,灵感居然来自 里约热内卢 的基督山。连接 里斯本 两岸的4月25日大桥,名字是纪念“自由日”的,看身躯似曾相识,原来也是来自 旧金山 的 金门 大桥的姊妹花。这两个 里斯本 的地标建筑都来自曾经的殖民地,是在展现 葡萄牙 昨日的辉煌,还是诉说今日的衰落,谁也不知道。

当我们漫步在特茹河畔,沉浸世界遗产,历史丰碑,科技与文化,当代与传统,济济一堂的时候,转眼间,万箭齐发的雨,又从大西洋上空铺天盖地过来,霎时间天昏地暗,雨点打在广场上溅起一层白雾,游人四散。

我们只好依靠在大航海纪念碑的背风一面避风挡雨,几个拴着黄色领带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也在碑下避雨,老师还在饶有兴致地给孩子们讲述着航海家的故事,让他们接受人生的风雨教育,他们在风雨中都很坦然,显然,从小就经受大西洋的风雨洗礼,对突如其来的暴雨已经司空见惯了,倒是我们还显得惊慌失措,狼狈万分,显露出对 葡萄牙 和大西洋的了肤浅解。

里斯本 城近代经历了三次致命的海啸,一次巨大的地震,今天依然屹立,仍然是 葡萄牙 的首都,这里的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这里的城是一座英雄之城。

位于特茹河边的热罗尼莫斯修道院旁边,有家创建百多年的甜品店,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起眼,破旧的房子,小小的门面,如果不是门口排长队购买的人群,稍不留神儿就会和世上最正宗的葡式蛋挞擦肩而过。1820年 葡萄牙 自由革命之后,所有修道院均被关闭。热罗尼莫斯修道院的修女为了生存,尝试着制作一些甜品,在附近去出售。没想到迅速被人们接受,成为当地的美味,也成为今天风靡世界的美食。

看着蓝色遮阳棚下,等待买蛋挞排着长长的队,我也想像我看到的一篇游记中描述的

那样,坐在墙壁上镶嵌着古朴典雅的青花瓷的百年老店里,混杂在不同肤色和头发的陌生人中间,听着身边陌生的语言,品尝着刚出炉香甜可口的蛋挞,恍如时光倒流,让自己的感官完全沉浸在这金黄色的葡式风味中。好在,我们的美导不辞辛苦排了很久的队,上车带给每人一个才出炉的热烙香喷的蛋挞,让我们在品尝美味时,也能够品尝到一段历史沧桑,品尝到另一番时光滋味。

对于 葡萄牙 这个国度,航海是永远的主题,因为大西洋,因为曾经的辉煌的航海, 葡萄牙 历史上所有梦想与虚妄,辉煌与挫败,从丈量世界到寻找自己,从谋求独立到渴望平等,都从这里启程。而今广场上镶嵌一张世界地图,标识着“大发现”时代所有 葡萄牙 人首到之处的时间和路线。

在那个时代的探险者列队中,也不乏有诗人,他们载着诗歌驶向远方,留下许多宏伟蓝图和壮志未酬。特茹河,从这里出发,地球是圆的,可以到达世界每个角落,特茹河,地球也是平的,400多年前,一张张平铺的纸上条约, 非洲 、美洲和 亚洲 的许多地方都成为了 葡萄牙 的殖民地,其中就有我们的 澳门 。

葡萄牙 盛产著名的航海家和诗人,也盛产一鸣惊人的平民。 一百多年前, 里斯本 的一个小会计佩索阿,一生都没离开过 里斯本 。他说“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,也没有真正去看过。我游历我自己的第八大洲。”

这位寂寂无名的 里斯本 小职员,每天下班后在租来的房间里爬格子,写下的呓语让半个多世纪后的 欧洲 文坛一整个神魂颠倒。他说,“我知道,在 南海 中有一些岛屿,有宏伟的世界主义激情。但我可以肯定,即便整个世界被我握在手中,我也会把它统统换成一张返回 里斯本 道拉多雷斯大街的28路电车票。”

记得 牛顿 曾经说过:“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”,而这个小职员仿佛在说“给我一个地球我都不要,我只要那个支点”真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热爱家乡的小职员呐!

特茹河,又称之为 里斯本 河,它只是一条河,这是真的,只因为这条河,它装满了水,它是回家,它是几个世纪来, 葡萄牙 航海人漂泊时心中的家。

现葡萄牙有50万欧房产居留卡项目 一家三代,也有一步到位永居项目,感谢阅读,感兴趣可关注公共号 海外小科普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