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葡萄牙文艺复兴,你了解吗?

2022-12-01 19:43:48 326

摘要:法国卢浮宫博物馆(Le musée du Louvre) 6月10日起,展览“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”于法国卢浮宫启幕。该展作为法葡特展之一,集中再现了此阶段的艺术风采。为何文艺复兴时期的葡萄牙文化缺席于艺坛?其成就如何?今天,时尚芭莎艺...

法国卢浮宫博物馆(Le musée du Louvre)

6月10日起,展览“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”于法国卢浮宫启幕。该展作为法葡特展之一,集中再现了此阶段的艺术风采。为何文艺复兴时期的葡萄牙文化缺席于艺坛?其成就如何?今天,时尚芭莎艺术带你了解。

01 缺位的存在

若被问及谁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?大多数人会想到意大利、法国等,而作为当时“海上霸主”的葡萄牙却鲜少被提起。不仅如此,该阶段的葡萄牙绘画艺术也很少被公开展览。但“被忽视”就等于“不存在”吗?

拉斐尔《雅典学院》(The School of Athens),壁画,279.4×617.2cm,1510-1511年

文艺复兴时期,葡萄牙以高度原创的方式细致描绘贵族、皇室等伟大人物,亦大量运用虚构遐想的手法。譬如在《地狱》中,画家以唤起致命罪孽为目的,将裸体的人放于木盆中用炽火烹煮,通过对残酷环境的描绘,准确展现了人们观念中抽象的场景。

《地狱》(L"Enfer),祭坛画,1510-1520年

可为何如此独树一帜的葡萄牙文艺复兴文化没有得到重视?其实与意大利相比,葡萄牙文化发展更自由。由于其长时间处于资本积累过程,个人对精神的追求参差多态,这造成了艺术风格的多样化。

葡萄牙远洋帝国扩张的急先锋“海洋之花号”

从左到右:意大利文艺复兴美术三杰,达·芬奇、米开朗基罗、拉斐尔。

而意大利创办的“希腊学院”使人民精神趋于一致,具有发展成型文化运动的必备条件。葡萄牙则为文化形式和种类提供了更多可能性。

其次,文艺复兴发展过程中,葡萄牙倾向不同文化的融合,而意大利主张从各方面进行革新。但这并不代表葡萄牙文化缺乏创新活力,其对画面构图和形态进行创新、追求画面动感和亲切感,也为欧洲画坛增添了新意。

艺术家努诺·贡萨尔维斯(Nuno Gonçalves)

因此,葡萄牙文化的艺术性和创新性不亚于欧洲其他文化,其个体艺术家积极创新绘画样式,画作形式多样成为该时期风格鲜明的代表。而彼时的葡萄牙艺术又有何辉煌?

02 昔日荣光

葡萄牙的文艺复兴具有重要意义。此过程伴随海上扩张,为欧洲文艺复兴带来更世俗的视野,也将该地区文明传播到其他大陆。

日式风格屏风,现存于里斯本国立古代艺术博物馆,证实葡萄牙对远东日本的发现。

贝伦塔(Belém Tower),位于里斯本,建于1514-1519年,为该时期建筑的标志。

建筑是艺术的指明灯。在文艺复兴早期,葡萄牙建筑风格曾与其他欧洲地区近似,多采用古典主义。里斯本主教堂则通过古典对称构图以强调建筑间主从关系,其外形酷似堡垒,墙高且窗小。

里斯本主教堂(Largo da Sé)

而在文艺复兴后期,海外扩张为葡萄牙引入东方异国情调,形成了重视装饰品的曼努埃尔风格。譬如热罗姆斯修道院便避免对称构图,多采用自然浮雕,也是东方艺术引入的佐证。

热罗姆斯修道院(Mosteiro dos Jerónimos),位于里斯本。

除建筑外,该时期的绘画也十分精致细腻。以“葡萄牙文艺复兴之父”努诺·贡萨尔维斯为代表,其绘画大多清醒写实,带有浓重宗教性,且多为祭坛画。

例如,其作《圣文森特祭坛画》便是15世纪葡萄牙绘画的巅峰。该作整体画风稳健大气,相比同时期凡·艾克兄弟的《根特祭坛画》,后者救世主端坐中央,前者主人公俯身同人说教,摒弃了该形象的呆板刻画。此外,“圣文森特面板”系列所绘人数更多,囊括神职人员、王族、骑士和普通民众,共50多个人物,为欧洲绘画史上最特别的群像画之一。

努诺·贡萨尔维斯《圣文森特祭坛画》(Altarpiece of St Vincent),祭坛画,207.2×64.2cm,1460年

努诺·贡萨尔维斯《圣文森特祭坛画》(局部),祭坛画,207.2×64.2cm,1460年

凡·艾克兄弟(Van Eyck)《根特祭坛画》(救世主局部),木板油画,83.1×212.2cm,1415-1432年

由于贡萨尔维斯的绘画内容涵盖范围广、构图别致,其“圣文森特面板”系列被视为葡萄牙古典艺术的最高峰。贡萨尔维斯之后,亦有豪尔赫·阿方索(Jorge Afonso)、克里斯托旺·德·菲格雷多(Cristóvão de Figueiredo)等大师延续了祭坛画和“圣文森特面板”的发展。

克里斯托旺·德·菲格雷多《圣奥塔祭坛画》(Le Départ des Reliques de Sainte Auta de Cologne),祭坛画,1522-1525年

努诺·贡萨尔维斯《被绑住的圣文森特》(Vincent Attaché à La Colonne),祭坛画,1470年

豪尔赫·阿方索《牧羊人的崇拜》(The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),板面油画,160.5×124.5cm,1515年

由此可见,文艺复兴时期的葡萄牙有许多辉煌成就,虽游离于公众视野,但仍值得被关注。葡萄牙如一颗被遗落、等待尘起的珍珠,其光彩如何重现?

03 未来之星?

葡萄牙首都里斯本

作为葡萄牙首都,里斯本拥有非凡的艺术发展条件。近年来,新画廊、国际艺术品经纪人入驻、成批艺术家涌入,都为这座城市注入更多艺术的可能性。其能否成为“新柏林”及世界艺术家的创作乐土?

墨西哥艺术家Rodrigo Hernández曾说:“里斯本为新事物提供了空间和机会。这里有开放、友善、谦虚的艺术景观。”

Rodrigo Hernández《Plasma》,于里斯本Galeria Madragoa展出,2017年

同时,已步入古稀之年的贫穷艺术运动(Arte Povera)关键成员皮耶·保罗·卡佐拉里(Pier Paolo Calzolari)也从生活近30年的意大利搬至里斯本,以寻求更多表达机会。

皮耶保罗·卡佐拉里《Senza titolo》,盐、铅、玻璃纤维、烧焦木块、木板,140×100×11cm,1989年

艺术家是创造的主体,展览及博物馆则是其成就的载体。显然,里斯本有资本。就如古尔本基安博物馆、里斯本国立古代艺术馆等众多机构便既传承本土特色,也接轨国际艺坛,这令其风格混合且独特。

古尔本基安博物馆(Museu Calouste Gulbenkian),建于1969年

皮埃尔·奥古斯特·雷诺阿(Pierre-Auguste Renoir)《读费加罗报的莫奈女士》(Madame Monet Reading Le Figaro),布面油画,53×71.7cm,1874年,现藏于古尔本基安博物馆

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里斯本古代艺术博物馆就不仅为展览“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”的策划方之一,还藏有希罗尼米斯·博斯所作的三联画《圣安东尼的诱惑》和阿尔布雷特·丢勒绘制的《Saint-Jérôme》。该馆成立于1884年,其藏品包括葡萄牙最重要的绘画、雕塑等,共有超过四万件作品。

希罗尼米斯·博斯(Hieronymus Bosch)三联画《圣安东尼的诱惑》,木板油画,131.5×119cm,1500-1510年

阿尔布雷特·丢勒(Albrecht Dürer)《Saint-Jérôme》,板面油画,59.5×48.5cm,1521年

同时,里斯本近年来的艺术展览以独特性和风格化备受人们关注,持续吸引新资本与人才引入。譬如2020年开放式展览“星空下的里斯本”,形式新颖,利用多媒体影像展示葡萄牙文化,配以声、光、电体验,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其文化魅力。

MATO艺术展览空间,由FCC Arquitectura设计。

“星空下的里斯本”,2020年

可见近年来,从对外合作展览到本土艺术新发展,葡萄牙都积极把握住了机遇,逐渐由透明走向振兴。本次“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”展览只是开始,其再次步入辉煌的那一天,值得拭目以待。

正在展出

展览: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

时间:2022年6月10日-10月10日

地址:法国卢浮宫

编辑、文朱泓谕

本文由《时尚芭莎》艺术部原创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